收藏到:
  • 音乐维权从“单打”变“群攻”


    多位音乐人携手呼吁维护创作权益。
    本报记者
    方非摄
    本报记者李红艳
    我要我们在一起 !昨天,由乔羽、谷建芬、刘欢、崔健、高晓松、小柯等共同发起设立的 华乐成盟 著作权代理机构,向华语音乐词曲创作者发出邀请,呼吁大家挽起臂膀拧成一股绳,共同维护创作权益。但是,这句新口号能否让持续多年的音乐维权行动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个人 打 不过一群人
    华乐成盟于2014年9月设立,是国内第一家真正由音乐人自发成立的著作权代理机构,现有的11位成员都可谓大名鼎鼎,分别为乔羽、谷建芬、刘欢、崔健、高晓松、林秋离、李思菘、金培达、三宝、捞仔、小柯。昨天的活动,乔羽、谷建芬两位老一辈音乐创作人年事已高,不便到场,但是各自委托了代表前来。 华乐成盟是为保护创作者权益而设立,它要告诉人们,不管音乐作品飘向何方,都会在这里落地生根。 乔羽的儿子乔方说。
    多年来,关于音乐版权保护的呼声不绝于耳,词曲创作者们也曾进行过不少维权尝试,但用小柯的话说,很多都 黄 了,不了了之。在他看来,音乐人比较感性,多是 个体户 ,单打独斗。而每当遭遇侵权,多是机构性侵权,音乐人个体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往往处于劣势, 毕竟一个人 打 不过一群人。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华乐成盟,团结成一个集体,在面对侵权事件时能有平等、有效的话语权。
    买家 找不到 卖家
    在音乐词曲创作人与听众之间,有太多的音乐平台公司、代理公司、音乐公司等等不同名目的机构,在层层剥削着我们的才华,最终使我们该得到的那些不知去向 我们像茫然无助的孩子。 华乐成盟在向音乐人发出的 邀请函 中写道。
    而正如金培达所言,很多音乐人对自己应有的版权回报、收益渠道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与此同时,有些版权使用者想要为版权付费,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渠道, 这大概是由于现阶段音乐版权制度尚不完善、不健全而产生的问题。所以,华乐成盟有一个诉求,就是尽可能为音乐人提供关于这方面的帮助,尤其是对那些刚入行的年轻创作人,让他们在写作时明确知道如何能够争取到回报,没有后顾之忧。
    为音乐产业寻找 小伙伴
    其实,音乐创作者拥有自己的 保护伞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但由于体制、机制上的不健全,这两个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也一直备受争议。在此情况下,华乐成盟的设立,不免被解读为 音乐人对这两个组织的彻底失望 。
    对此,华乐成盟律师于宏威解释说: 音著协、音集协这么多年来确实在为音乐人、唱片公司争取更多权益,但作为机构它们也有自身的短板。而华乐成盟就是希望成为音乐创作人的一个代表机构,彼此都站在尊重版权的基础上,不存在正面的权利冲突,而是相互弥补,各取所长,共同促进行业发展。
    在华乐成盟另一名律师刘志军看来,维权不是目的,而是应该成为一种手段, 我们最终是希望推动音乐产业与传统渠道、新媒体渠道的沟通,实现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