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到:
  • 李雪健表演像本教科书 “老头”六大点赞瞬间

    《嘿,老头!》今晚将落幕,从一开播,李雪健就以他令人叫绝的演技征服了所有观众,有观众说: 就冲着他我爱上了这剧。

    在剧中,李雪健喝酒喝跑了媳妇,和儿子的关系也每况愈下,患上阿尔茨海默症后,语言系统基本坏掉,说话很少,完全要靠表情和形体去表现,无法运用常态的表演方式,这对一个演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李雪健完全打破了观众固有印象中的 痴呆老人 形象,他时而呆萌、时而深情、时而调皮、时而任性,有时明白、有时糊涂,把一位略有痴傻的老顽童刻画得入木三分,留下了无数经典的教科书般的表演。

    1得意
    《嘿,老头!》一开始,李雪健的出场是精神抖擞的,他戴着瓜皮帽,穿着一尘不染的立领褂子,在小胡同里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个瓷瓶酸奶,美美地喝着,走到路边摊还要了碗面。那精气神儿,那得意洋洋的神态,那种说话的语气,这不就是那个北京胡同里常见的老北京、老爷子吗?一辈子虽然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但自信中透着自豪,以自我为中心,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格外满意,相信自己能永远这么得意下去。

    李雪健的表演太有生活基础了,表演的力度拿捏得极其合适,不垮,不过,炯炯有神的眼睛里能射出光来,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些年身体不好留下的痕迹。
    2犯浑
    李雪健自己不靠谱,还有一个同样不太靠谱的儿子黄磊。这一天,很久没回家的黄磊回到家,跟李雪健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黄磊骂李雪健是酒鬼,这可把李雪健惹恼了,脖子一梗拿出了房本,说: 我要卖房! 黄磊一把抢过房本,也大喊大叫着要撕房本,李雪健寸步不让说: 我今天他X给你仨胆儿,看你敢把房本撕了! 没想到黄磊真的把房本撕了,这时,李雪健抄起了酒瓶子,气势汹汹地一副犯浑的样子要往黄磊脑袋上砸,可到了最后关头却又下不去手,他低下头,无奈地挥挥手让黄磊走人,这时候李雪健的眼神从刚才的逞强、不惧,一下变得空洞、无奈,这种情绪的细腻转换令人叫绝。

    3失控
    李雪健慢慢地发现自己出问题了,倒酒时手会哆嗦,于是主动去医院检查身体。几番检查和对话后,大夫确定李雪健得的是阿尔茨海默症,刚听到这一结果李雪健的表情不是惊讶,也不是愤怒,而是眼皮一耷拉,开始啃手指头,做内心戏,他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体检结果是半信半疑的,但眼神里有恐惧,有失落。然后,在一瞬间的平静后他终于失控了,开始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吹胡子瞪眼、拍桌子,骂医生 胡说八道 。大夫看自己制不住这位老爷子,叫来了保安,李雪健被两个年轻保安架出医院,一路上仍处于情绪失控状态。在整个这场戏中,李雪健的一系列情绪变化准确、到位,扬抑结合,直至最终爆发得非常彻底,真实表现了一个情绪失控下的老人的无法克制的内心状态。

    4失落
    李雪健已经有了阿尔茨海默症的前兆,但还没到生活完全无法自理的程度。这天,他照样跟老酒友喝酒,照样的嚣张跋扈,跟老酒友推杯换盏, 啤酒喝不了咱整白酒 ,随着和黄磊矛盾重重,但在酒桌上还是要吹嘘自己的儿子有多好,有多么让他自豪。可是等老酒友们纷纷喝倒后,李雪健却眼神空洞地望向窗外,长时间呆呆地发愣,对于生活,他已经没有那么自信了,整个人开始陷入深深的失落。
    在这个阶段,李雪健还有一大段在自己家里倒酒的戏,倒酒的时候他发现手哆嗦得越来越厉害,一边开着酒瓶一边手抖,着急喝却又喝不进去,这一大段独角戏用了一个长镜头,李雪健的表演得到尽情发挥,这一段意味深长的长镜头让观众看起来一点不觉得闷,也成为李雪健从得意洋洋到彻底失落的转折点。

    5沧桑
    李雪健的阿尔茨海默症越来越严重,生活几乎已经完全无法自理,从此以后他的台词很少,只能完全依靠眼神和神态来表现人物,表演难度更大。但李雪健调动起了全身每一块肌肉,脸上一丝一毫的表现都有出处,都有情绪的依据,不断地带来一段段的高潮戏。
    有一天,李雪健抱着玩偶 李克花 ,眼神犹如孩童一般的天真纯洁,坐在家里,他跟黄磊回忆自己年轻时代的经历。他时而无限神往,时而因为忘记了细节低头皱眉努力地回忆,时而沉浸在回忆的快乐中,时而像小孩子一样露出傻傻的笑容。在经历了一生的沧桑后,他的内心深沉内敛,性格返璞归真到孩童时的简单和快乐,还有什么样的人世沧桑能如此动人呢?
    6萌哒哒
    返璞归真后的李雪健越来越有温情和爱意,有一次他在学校的操场上捡到了一个足球,然后谁劝也不回家,一定要等着小孩子回来拿足球,很长时间以后那个踢球的小孩终于回来拿球了,李雪健就跟小孩玩头顶传球,小孩给了他一根糖,让他喜悦异常,这时候的他是个真正的老顽童了。
    还有一段李雪健与黄磊的对手戏令人印象深刻。早晨, 老头 说走咱吃饭去,黄磊说等会儿,然后就拿一牙缸子刷牙,再把水奔着那花喷一下。 老头 啪啪走过来,一口水全喷在黄磊脸上了。那一瞬间,李雪健演得太有意思了,他是按着小孩演的,那种天真劲儿表现得非常自然到位。
    这个阶段他还谈起了恋爱,喜欢上了跳芭蕾舞的女人,他一次次地跑到排练房隔着窗户沉醉地看人家跳舞,还萌哒哒地准备了小礼物送给人家,时不时还会在单相思中撒个娇,更加丰富了这位老人的性格特点。
    李雪健自己说 这职业叫心灵工程师 信:演这个角色之前有什么特殊的准备吗?
    李雪健(以下简称 李 ):对这里边的人物我都有些接触,20多年前我和张艾嘉合作拍过一个电影《如烟往事》,就是演一个老年痴呆症,所以对这个不陌生,是比较熟悉的。
    信:对于爱喝酒的人也有过观察吧?
    李:从我当工人时,包括后来当了兵,都看到过很多喝酒的状态,正常人有时候喝着喝着突然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有的是平常少言寡语地喝了酒不停地说,什么都说,有的还大笑,这都是生活中的。
    信:当下文艺圈里会有一些负面的事情发生,您关注吗?
    李:我都看到过,也挺痛心的。因为我们的发展太快了,有时候快得让年轻孩子自己驾驭不了,走向歧途,这个让我很痛心。原来我们当演员第一节课就说这个职业叫心灵的工程师,现在这个社会也应该负点责任,不要演了一个戏、俩戏,就盲目地吹到天上去了。
    信报记者 王大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