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到:
  • 王小帅:《闯入者》没拿奖不遗憾,将继续参展

    北京时间昨日凌晨,第7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闭幕。瑞典导演罗伊?安德森执导的《寒枝雀静》在颁奖礼上获得最佳影片金狮奖。意大利电影《饥饿的心》则成为当晚的大赢家,一举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奖。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康察洛夫斯基凭借《邮差的白夜》夺下最佳导演殊荣。《锡瓦斯》获得评委会特别奖,而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王小帅执导的《闯入者》则没有得到任何奖项。

      《闯入者》何以闯不入?
      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上华语片“颗粒无收”。尽管在赛前获得不错的口碑,女主角吕中也被视为得奖热门,但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擒奖。
      对于影片错失奖项,王小帅表示“不遗憾”,并透露将继续带着《闯入者》去闯关更多的国际电影节。可是,到国外电影节参展,真的成为国产文艺电影的唯一出路了吗?《白日焰火》在获得柏林“金熊奖”之后,回到国内上映最终拿到了过亿元票房,让很多人仿佛看到文艺片走商业之路的希望。但这毕竟还是个例,没有花样十足的营销手段,没有车轮战般的宣传,单凭去国外影展“镀金”,文艺片在国内的商业之路依然举步维艰。
      我们必须反思,除了到国外溜一圈之外,国内是否也可以给予文艺片更友善的环境?作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电影的多元化是必经之路, 文艺片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是否可以有更多的空间上映?王小帅呼吁大家关注高质量的艺术电影,类似言论近年来已是“老生常谈”,但真正改善的又有多少?在商业巨制充斥的今天,《白日焰火》的成功让人看到希望,但文艺片在国内还需要更多机会。
      本届电影节,出自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之手的开幕影片《鸟人》呼声颇高,不过,这部电影最终大热倒灶,颗粒无收,反而是另一只“鸟”??来自瑞典的电影《寒枝雀静》最终捧得最高荣誉“金狮奖”。
      《寒枝雀静》在首映时就受到不少媒体的好评,甚至有媒体将其形容为一部可以进入电影史册的经典之作。此次获奖,《寒枝雀静》可说是众望所归。在颁奖结束的新闻发布会上,安德森难掩激动地表示这是瑞典获得的第一个金狮奖。
      《寒枝雀静》是继《二楼传来的歌声》、《你还活着》之后,瑞典导演罗伊?安德森所推出的“生活三部曲”的终结篇章。影片继承了导演安德森一贯的风格,诗意、阴郁、充满黑色幽默以及哲学思辨。《寒枝雀静》将一些毫无关系的片断组成,探讨哲学、人类生存、残酷自私、虚伪等厚重题材,影片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由39个场景构成,比如“佛拉门戈女老师调戏年轻舞者却屡遭拒绝”;“两个玩具推销员销售无门而负债累累”;“老人在21世纪的酒馆中回忆着1943年酒馆老板娘和士兵们温的对唱”。
      影片的影像风格独特,安德森用了很多长镜头,画面精致得有如动态的油画,剧照上每个人面粉般的白脸也显示出影片的荒诞风格。
      好奇!拍戏比王家卫还慢的罗伊?安德森怎么成了大师传人?
      罗伊?安德森是世界电影圈内为数不多的低产导演,从1970年拍摄第一部剧情片开始,安德森44年的职业生涯里仅有5部剧情长片问世,他的“生活三部曲”更是花费了14年的时间才完成。其中,《寒枝雀静》距离他上一部长片《你还活着》足有7年之久。而安德森本身拍起电影来也非常慢,《寒枝雀静》花了几乎4年多的时间才拍摄完成,其中很多场景一搭建就是几个月的时间。
      作为瑞典人,同时也是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的学生,罗伊?安德森被寄予厚望,成为伯格曼的接班人。有传安德森曾和伯格曼关系不佳,但伯格曼佩服他的作品。
      遗憾!被看好的华语片《闯入者》颗粒无收
      作为本届威尼斯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最终颗粒无收。王小帅表示将以平常心看待。此前《闯入者》在媒体中赢得不俗评价,媒体评分在20部竞赛片中排在第6名。对此,王小帅表示,自己对于电影节的规则非常了解,媒体与观众的口味并不能影响最终的选择。王小帅坦言,自己最遗憾的是吕中没有获得最佳女主角。
      虽然惜败对手,但评委会成员之一陈冲依然称赞《闯入者》:“在当今中国票房为王的电影市场上,还能有着这样坚守现实主义的作品,尤为可贵。”
      罕见!一部电影包揽最佳男女主角
      最佳男女演员奖则被意大利电影《饥饿的心》的男女主角同时擒获。意大利演员阿尔巴?洛瓦赫与亚当?德利弗在该片中饰演一对到美国生活后遭遇重重信任危机的年轻夫妇。
      其中,阿尔巴在戏中将一位对孩子爱到极致的母亲演绎得入木三分,全英文对白的演出更是展现其深厚的台词功力,最终打动评委获得殊荣。而亚当?德利弗则在戏中扮演一位爱子心切的年轻爸爸。
      众论威尼斯
      大旗虎皮:罗伊?安德森是一位美学风格鲜明、极具讽刺和思辨力量、非常低产的导演,尽管多次入围电影节,但还是比较边缘……(他拿金狮奖)是对电影形态多样性的一种鼓励。
      张真nyc:《寒枝雀静》瑞典语片名直译好玩:一只鸽子在树枝上琢磨存在的意义,很北欧的灰色美学。